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人死了,之后  

2009-07-12 15:35:13|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间,竟然这么热!西安异常的高温,北京难捱的桑拿天。

仿佛空调失去了作用,冰镇的饮料也如此任性地饮(yin)着,仿佛农村场院中饮骡子饮马。

突然怀念,竹床、蒲扇、绿豆汤、萤火虫的日子了,报上说北极圈的格陵兰岛也扛不住高温,狂突突的流汗。高温流汗赤膊中,突然想起“死”了,上半年间死了不少人,其实每年都死不少人,去年的上半年因汶川地震死了更多的人。

丁聪死了……身后事处理的利落。

大卫·卡拉丁死了,但我更相信其死于性窒息。但新闻却说是,死于自缢。

Machine Jacks死了,累死在排列舞台上。这是名人,一般人呢,西安的环卫工人累死在热浪中。而后的情况,MJ全球录像带热卖,而买过演唱会的歌迷不退票,尽管票价不费。西安市领导看望环卫工人,每人发100降温费。

皮娜·鲍什死了,带着装置意味的现代舞。苏州浒墅关镇的老人张云良在成都死了,带着9路汽车上27人殉葬。

任继愈死了,季羡林死了。死不可怕,我最怕想到在301病床上那衰老的季老躯体,也许更早的时间那躯体已经不属于季老。如同之前费孝通死的时候,新闻联播播出的遗体告别仪式,盖着旗帜,遗体却浮肿的走样。新疆死人的数字还在动态的上增。

托体同山阿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