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小小说 新年好  

2009-01-09 00:50:24|  分类: rape life&life 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年的最后一日,因病连睡两日的我很幸运地将病与旧年一起送走。然而病戚婉在,只得下楼到街口的小饭铺打发着旧年的最后一顿。

小饭铺虽然亮着灯,但仍透着点惨戚戚的意味,全然没有午间周围楼宇、公司人员前来用餐的热闹。此时,她没有白日的鼎沸人声,里面悄无声息的灯光仿佛是在陪衬,陪衬着对面马路高尚餐饮的金碧辉煌,人如游龙。是啊,旧年的最后的晚餐是不属于这样的饭铺的。愿意出来饕餮的,自然愿意去更为高档的暖气更足的饭店酒楼,中意韩日澳泰,百般花样。不愿意出来的,也少不了举家团聚,酒香灯暖的。就连往日寒怆的农民工此时的一顿也似乎会在工地的灶上,受着些许好心老板的恩赐。仿佛是只有我,也会在如此不合时宜地光临着盛节下的小饭铺。不过也好,只点了一单盖饭,饭肴简薄的,正合着寒风中蓝黑色的天。感冒初愈,口舌无味,也恰好借着盛节下很不丰盛的饭肴领略“独钓寒江雪”的清孤。正当我举箸动嘴的时候,小饭铺的门开了。一对情侣的璧影跃了进来,那人在我侧前方的桌前坐定,开始点菜的时候,我才看清两位的装容。男的穿着半长的时兴棉衣,略敞着怀,松松地在脖子上搭了条薄围巾,好似因本地的缘故,不怎么怕这燕地的寒风凛冽。而女的则裹的严严实实,长及小腿的浅色羽绒,长款的毛绒围巾将脖领出能进风的地方裹了又裹,紧紧地压了只毛线帽子,厚款的。只是那女人戴了眼镜,从外面进来时糊了厚厚的一层水汽,尚未来得及看清楚容颜。两人的衣着还够得款式,但在显眼处,我还找不见时下青年人喜欢品牌的Logos

“一个素砂锅,一个盖饭”,略一坐定后,男人就操着近郊的北京话着急点起菜来。“姑娘,你在还有什么。嗳,给你要个什么,来份面……唔,这饼不错,还是来张饼吧,行了!”“够吃么”女的坐着擦眼镜上的水汽,略带着生硬北京话装着大大咧咧的问那北京话。那生硬的味只让我生厌,事实上我已听不出她是哪方的口音,但至少不是纯粹的,在北京喝风嚼沙练出来的。旁的先不说,就那口条练得软和劲儿,都能使那字一个个立着出来。“够吃!”那男的挺爷们的一句,很干脆地将不知何村何典的北京话瞬间提升到大兴、房山这些远郊区县的水平,只是这干脆中还略带口外的风土。我不由得想啊,老祖宗留下的方言是真好,虽然跟人的交流沟通造成了一定的障碍,但又在不便利的同时又凝练乡土语码。方言在某种意义上是各地方人群的名片,特别是在大都市汇集的时候,而推行的普通话却是在消减这特殊名片的功能。可普通话也不少早年间四九城中甚是活跃的特讲礼数的北京话啊。那带着伦敦剑桥腔的英语可不是谁谁都能遛几句的。

低头再吃我那简单的盖饭。“够啊”,颇有爷们的声音还在回响。够么?我不由得暗自思忖,这只不过是我中午一个人的饭量。唉,管他呢,也许是人家清修有道。可是,看装束也是在冷风天里奔波许久的,两人手中几个“居然之家”的大袋子更似乎在向人们说明,它的二位主人已是酒未沾唇马未歇。可这点粮草有怎么抵挡了那长途奔波呢。北京的路可是长着呢,然而心中有事也能禁得住再次的粮。男人不知从哪掏出来个硬皮本子,划划写写的,“还是那边的便宜,妈妈这会在动物园,让她顺便买上吧”。女的嗯了一声,但马上接着说,“在那买的能使么?”男硬是挺了下胸膛,说,“放心,都是一样的货,亲戚朋友也看不出来。”女的还想说什么,但看着爷们的声音还在室内飘荡,就暗自把提着气的劲先松了一半。男人似乎看出女的欲言又止但最终没说出来的,心里吊着的心放下了一半,但语气还是不失着“强硬”的关怀。不过好在,他们点的和我同样不丰盛的晚餐上来了。男人顺机说,吃吧,吃吧,吃完了好去接妈妈。女的,暗地顿了一下脚,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叹着气,也同样说了声,吃吧。

世间的事物总是如此,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不过是一重重波澜而已,这波兴起那波落。在他们兴波的当,我已把我简单的晚饭享用完毕。正当我付钱告辞的时候,发现老板娘扶着刚满月的婴儿在里间的柜上。忘了交代了,这家小饭铺是我平日常去的,今年的夏天哈能看见那俊俏的文君扶着双身的身子招待、收账,而秋天的时候已然见不着文君当垆的美姿。如今,美人归兮,只是与往常不同的是,在抚拍襁褓之外,腰包已无法系在胯间,而是横陈在柜上。有几张零票散落在外。美娇娘眉眼之间添了几分的冷艳,又有几分世故的温暖。我推门走出这盛节下的小饭铺,只留那一对男女。我知道,他们的故事还将继续演着,但一如这开启的们,掀开之后还将紧闭,如涟漪的水波,荡漾几圈后复归平静,但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总有着湍急的水涡。水如人生。当我快步向公寓走去的时候,旁边一家洗浴中心外盛装打扮的门迎小丑,猛地向我鞠了一躬,说“新年好”。我陡然一愣!是啊,新年好。新年不好,还能怎样?!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