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异地的情怀  

2008-04-28 13:22:26|  分类: 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篇久违了的观影手记。姐姐在她的空间里贴了篇关于《天使之城》的随感,我也就想狗尾续貂的唠叨两句。

我是在春节前的北京看完凯奇&瑞恩版的《天使之城》,春节期间又在西安看完所谓欧洲版的《天使之城》——《柏林苍穹下》。前者,尽管有与姐姐接近面庞的梅格·瑞恩,我还是极为讨厌这部影片的。当然,在没有《柏林苍穹下》的比衬下,《天使之城》还不失为一部不错的影片。不为别的,就为它几乎涵盖了情感片所有讨巧的桥段。但在《柏林苍穹下》的映衬下,《天使之城》中所有的桥段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非是部都市的商业电影,尽管影片开端瑞恩饰演的女医生显得很前卫、很摇滚,但全片终究少了欧洲式的人文主义关怀。男女主角如香港TVB的电视剧一样,每天只是再谈恋爱,好像不用工作似的专职谈恋爱。当然,恋爱都是美好的、奇妙的,但这个世界还有许多事情可做,不只是爱情独一的伟大。最让我不能容忍的是影片不知廉耻地频率极高的用航拍的手法,尽管片尾瑞恩在山间骑自行车的航拍画面很美。但是,在铺天盖脸的航拍中,让人觉得导演似乎只会用这种手法来表现天使,天使在人间。特别是在片子的后段,还近乎谄媚地用航拍闪过著名的影视基地的山头,讨好般的向Hollywood致敬。看看《苍穹下》吧,那里的天使才是天使,是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是活在地面上的。虽然《天使之城》照搬的《柏林苍穹下》的许多场景,譬如图书馆,然而在《天使之城》中,图书馆这么有人文关怀的场所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道具而已。图书馆或者美术馆在影片中有着巨大的寓言象征的,陈丹青就在他的笔下若干次的提到了美术馆教育,当然在国外(主要是指欧洲)图书馆教育也是类似的。不像国内,图书馆或者美术馆都洋溢着官家气,硬邦邦的,一点也不和蔼可亲。我在大学的时候很少去图书馆,即便去也是一屁股坐在图书馆的地板上径直看下去,丝毫不顾旁人的侧目。而今,《天使之城》也不管我们的侧目,硬邦邦的搬个“图书馆”的道具。

似乎每个俄国人都会弹几首钢琴,画几笔油画,念几首普希金,不像是粗浅的美国佬。去年在中国美术馆有个美国三百年的艺术展。我去看了,真没什么看头。然而,美国佬的动力十足,就像时下的北京。颇有意味的是,我就是在北京看了美国艺术展,看完了《天使之城》。就城市的布陈(学术语言叫“城市规划”)而言,我极度不喜欢北京,而怀念西安。在古老的西安城中的东西南北四条大街上,尤其是现在的西大街。每到夜晚,街上的仿古建筑和着闪烁的霓虹,人游其中,仿佛在古今之中。就像我的未完结的小说中的结尾中所讲,“在我们的一生中,可以身处不同的城市,每一个城市的生活经历都是一种特殊的语境。人生就是这样,是多重影像的叠加。就如,胶片多次曝光一样,虚假中又铺满了真实。我们的记忆是最忠实的记录者,同时也是最糊涂的背叛者。她带着我们在不稳定的虚实之间上演着种种分离与厮守的大戏,可最后还是以分离落幕。因为我们的灵魂与肉体必将最终分离。也许在转角处,我们可以得到一次回眸,满怀深情的;但最终仍差一次拥抱,连些微、假装式的拥抱可能也不可得。分离在坚毅地进行着,而历史也在进行着一次次荒谬的偶合” 。

然而,《天使之城》和《柏林苍穹下》也像两座类似的城市,干扰和影响着我的记忆和和审美。掠过北京、西安的双城记,再看上海、台湾的双城记。《暗恋·桃花源》中的戏中戏“暗恋”就是在记述台湾和上海的双城。我一直很想到现场看看,但,去年的人艺,今年的保利卡司上何老师和谢主持的大名就让我作罢了。在家看看碟吧。电影、话剧两个版本相较而言,电影版云之帆的饰演者林青霞文艺气息更浓些,也难怪当年琼瑶会盯上她演《窗外》(未公映)、《雁儿在林梢》。她的老年装的扮相也比话剧版的萧艾更迷人些。李立群(电影版的“老陶”)的演技也更入木一些,因为当时剧本也就是他和赖声川合搞的。但从整体而言,话剧版的《暗恋·桃花源》更有意义些,借助于舞台,更能表现出两个城市的疏离与重叠。特别是如下的对白:

    云之凡 (走动,江滨柳跟随):有时候我在想,你在昆明呆了三年,又是在联大 念的书,真是不可思议,我们同校三年,我怎么会没见过你呢?或许,我们 曾经在路上擦肩而过,可是我们居然在昆明不认识,跑到上海才认识。这么大的上海,要碰到还真不容易呢!如果,我们在上海也不认识的话,那不晓得会怎么样,呵。

      江滨柳:不会,我们在上海一定会认识!

      云之凡:这么肯定?

      江滨柳:当然!我没有办法想象,如果我们在上海不认识,那生活会变得多么空 虚。好,就算我们在上海不认识,我们隔了十年,我们在汉口也会认识; 就算我们在汉口也不认识,那么我们隔了三十,甚至四十年,我们在……在海外也会认识。我们一定会认识。

      云之凡:可是那样的话,我们都老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江滨柳(握云之凡的手):老了,也很美呀!

……  …… ……

云之凡:我是看到报纸来的。你的身体……

      江滨柳: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台北……

      云之凡:我也不知道。这围巾……

      江滨柳:这些年,天冷了,我就一直围在身上。

      云之凡:你一直住在台北?

      江滨柳:民国三十八年年初就来了。我些了很多信到你昆明老家里。都没有消息。

云之凡:三十八年,我重庆的大哥大嫂就决定把我带出来。我们经泰国到河内,过了两年,到台湾。就住下了。

      江滨柳:你什么时候看报纸的?

      云之凡:嗯?

      江滨柳:你什么时候看的报纸啊?

      云之凡:今……登的那天就看到了。

      江滨柳:身体还好?

      云之凡:还好。

      云之凡: 去年动了一次手术,没什么,年纪大了。前年都做了外婆了。

      江滨柳:我还记得…你留那两条长辫子。

      云之凡:结婚第二年就剪了。好久了。

      江滨柳: 想不到,想不到啊!好大的上海,我们可以在一起。这小小的台北……

      云之凡:(看表)我该回去了。儿子还在外面等我。(起身走)

      江滨柳:之凡……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

      云之凡:(侧脸)我……我写了很多信到上海。好多信。后来,我大哥说,不能  再等了,再等,就要老了。(转回身)我先生人很好。他真的很好。(江滨柳伸手,两人握手)我真的要走了。(出门)

让台湾演员金士杰坚毅地念出,更增添了人生的无奈。看完,眼泪渗出了眼角。我写下了如上的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