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张三回乡奇遇记 下篇  

2008-11-02 15:17:09|  分类: rape life&life 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照例还是中午起床,抽完烟,喝完茶,开始继续写我这奇遇记。

话说上回说到,晚上9点许送红颜去了趟长安县。(不对,应该是长安区,这习惯称谓还是改不过来。就好似北京通县改名通州区后,还多人还直称通县。积习难改。虽然我主任买房在通州,怡然闻花香;业师购业在长安,悠然见南山。但我还是誓不在远郊区县买房,还是喜欢住城里。那里离酒吧、浴场太远了。)按说,应该意兴阑珊,一天结束。然而对于我们这些夜猫子来说,这不过是餐前酒。正如我常常说的,晚上9、10点钟,刚刚是夜的开始。虽然有位师妹在qq签名说,早睡早起身体好。但是据最新研究表明,晚睡晚起脑子好。我说我怎么这么聪明的,原来是有缘故的。这也是经过实战证明的,夏天鱼爷来京小住的时候,我晚上10点钟跟他切象棋到凌晨2点,一般我是赢多输极少。可谁知有天下午我犯贱了,硬拉着鱼爷再战江湖,一下午那个叫昏着迭出、一败再败!原来我的时间是晚上啊!

     诸位,说了这么多,我主要想引出晚上一位重要人物——鱼爷!再说,我在从长安县到市区的出租车上,就给一位在德国留学的美女——当时回西安挈婿省亲,本来人家省亲也没我什么事,可她在北京停留的时候借居在下小屋,顺便在西安一见以还钥匙——打电话,看在哪见面小酌。得亏我奔了趟长安县,要不然就得在德福巷等近2、3个小时,因为北大街修地铁,又不想在高峰时候回家。这位神仙姐姐(其花名容后再续)和域外东床被其母驱车至骊山脚下看《长恨歌》,到9点结束才踏上回西安的路。所以等她们出现在德福巷某酒吧的时候,已然是接近11点了。当我10点至11点,在德福巷某酒吧边喝冰嘉、边翻杂志、边等人的时候,突然接到鱼爷这位大人物的电话。原来他是和其哥们在另一家酒吧牌局甫散,既不能回家也不能回校,就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看能否一起刷夜。(这里我用下极度北京、极度王朔的“口吻”,纪念下我们一起受过王朔大爷的培养。)我说我在德福巷等神仙姐姐,他一听也急忙过来了。我们一起喝了两瓶冰嘉。直到11点多,一对璧人才现身,开始要了青岛继续。域外东床不会汉语,我们不会德语。先开始得由神仙姐姐权作翻译,真挺别扭的。后来,发现我们都还会英语。(事后和鱼爷总结,德国佬的英语也不咋的)。来吧,come on,哥们我下午刚刚在书院门已经演戏了遍。我们开始四人方桌英语会谈。突然想起在等他们三人的时候,我邻桌曾坐过两位女郎,看似公司白领,先开始挺正常,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两人开始英语会话,好似要练习口语的。我觉得在充什么大尾巴猪,把当年校园里傻不兮兮的English Corner搬到酒吧里了,心生暗笑。酒中闲言,不记也罢。后来东床君说喜欢英国足球、鱼爷也喜欢英国足球;神仙姐姐竖了middle finger,我也竖了。我和神仙姐姐都是意大利足球的拥趸。

    夜近3时,该散了。璧人先打车走,我们本来也紧跟着打车走,可鱼爷要遗溲下。就在这档,一天中的大奇遇出现了。就在我们刚坐过的条凳上,出现两位姑娘,一位姑娘明显醉态娇憨,另一位姑娘帮向侍应要冰水。那“石凉春睡”的姑娘突然睁开眼,像我说了声“I'm sorry”,我受刚才的语境,很直接了当的说了“you welcome”。后来细一打听原来是新泽西的华裔,不会说中文,由同伴陪同出来玩,喝大了。我和她顺便聊了几句,直到鱼爷出来。鱼爷一出来就惊诧了,溝女速度快啊。我说可能还是摄影衣服惹的祸。只是那女姿色平平,我和鱼爷就匆匆打车逃离了。本来相请鱼爷洗脚继续煮酒再切棋的,可鱼爷说头天晚上通宵打牌了。我也不好再战屈人之兵了。于是相携回我家睡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