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张三回乡奇遇记 上篇  

2008-11-02 15:15:05|  分类: rape life&life 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篇早就想写东东,距国庆返乡已近一月,只能成篇追记了。

屈指算来,不到百天,又能因过年回西安了,呵呵。年前要参加两场婚礼,年后一场,都是必须要去的。唉,还是先写返乡奇遇记吧。

10月3日,国庆期间我照例睡到10点左右,洗漱完毕。给我一位朋友打电话。她是我高四的同学,又在大学同校了四年,目前在我曾经的学院念硕士。我介绍这么多,主要是想说我和她拧巴了,她是由文到史,我是一心向混入文艺圈。我问她在哪,她说在广仁寺做文物普查。我说好,等着我给你送书,顺便拍点照片。于是乎,我奔下楼,打个车直奔西安城内的喇嘛庙去。(再顺便说下,与北京相比,西安的交通不知好过多少倍,尽管现在主要干道都因为修地铁车流堵塞,那也好过北京。)10分钟后,我出现在西安西城墙底下的广仁寺中,见着久违的同学,给了书,也拍了照片,末了帮她认了碑额上的篆字。只不过是“御制碑文”四字,简单吧。这里不是语讥我同学,再怎么说都是同学,只不过侧面反映下X大WB学院的教学水平。中午时分,我们打车回曾经学习过的大学附近吃饭,当年我们也是在学校旁的馆子里聚餐来告别曾经的本科生涯。进入某饭馆时,男门迎很是惊诧,足足看了我有两分钟。我心里这个纳闷,看什么看,也不带我们找座位。兀得,这位先生冒出一句,您是吃饭。多新鲜呀,饭点儿到饭店不是吃饭还是干别的。我在北京养了大爷的习气,顶着问了这句。这伙计(老北京话,这些都是力巴)言称,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您是过来拍片,像什么美食娱乐的。唉,这怎么说的。都是我这一身行头惹的祸:一个大大的数码单反(DSLR),一件哥伦比亚的摄影背心,还有一个背包。这不找人误会么。我那善良的女同学也紧说,早让你把机子装起来。

    我们就是来吃饭的。解释清楚后,我们在靠墙的一个桌前坐下,点了鱼,吃饭。饭后,送她回了宿舍,我也借机在校园里溜达一圈后,在老去的一家碟店狂淘一把后(顺便再说下,北京买D碟也不方便,天桥上的不敢买又没多少能看的电影,碟店的美其名曰是保护版权一样是买D碟,但价格贵的离谱),就打车沿着环城路直奔文昌门而去,哥哥我要全武行的扫街了。

    先从文昌门,就是书院门后面开始扫。先拍了几张“下马陵”的路牌热热身,唐代老白的“家在虾蟆陵下住”说的就是这里,然后转到碑林,拍了几张门面和旁边的拴马桩。没有进去,因为事先没有跟在里面的师姐打电话,应该不在。要是自己买票进去,多跌份儿啊。正拍着呢,有一美女叫着我,说她相机怎么不能自动对焦了,我一看原来是她把镜头对焦模式放到M档了,帮她拨回来。估计是她看我一身行头比较专业才问我的吧。继续朝前走,走到书院门的中段,拍了几张街景,这个叫人多啊。突然一位洋大人,朝我打招呼,用蹩脚的中文“ni hao”,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用同样的蹩脚的英文“hi”打了招呼。看到有人说母语,那洋老兄倍感亲切,但照着中国的路数来了句“Are you cigarette?”,我不知怎么又回了句“Yes”。洋老兄就忙不迭地掏烟,我以为他掏的是Camel或是Marlboro,本不抽的。可谁知这老兄,掏的是精品玉溪,还挺上中国路的。得,就赏面儿抽一支吧。边抽边聊(用英语),得知他是夏威夷人,和朋友度假,先直飞北京就租车开到西安。他还说他对中国的针灸感兴趣,边说还拿烟头在胳膊上瞎比划。

    抽完烟,歇完腿,就继续朝前走,拍着书院门的牌坊、南门后,就往钟楼走。好照片不是拍出来的,是走出来的。在钟楼饭店门口转悠时,也被一骑电动助力车的本地老汉叫住了。我还以为是遇见城管了,但老汉接着说咱们是同行,于是我的心放正了。还是我的装备惹得祸,和一个不相干的老汉在马路牙子上探讨了半天摄影技术。这老汉有点不太懂闪光灯同步快门速度。从钟楼饭店走往西拍了城隍庙,然后过马路向东回行至世纪金花上面的时候,遇到一大堆的怒目相向。原来是一堆“钟楼照相”的小贩,我心说哥们,我不是抢生意的,但你们那些后期合成我都会。但我不敢说,他们太人多势众了,我那城管执法的哥们也没在身边。其实有了这身装备,在风景区,一般那些“照相”的小贩都不敢上来腻歪兜揽生意。就有如,在火车站、桃园路等地粉红发廊集中地带,和一女士行走的时候,那些站街女也不敢前来“小伙,进来说个话”。

    老实说,全武行的这天,天气不好,阴天!好好的钟楼都照不好,后来在开元门口,一脚站在护栏上、一角站在垃圾桶上才拍到几帧差强人意(注:这个成语用现在讹变的意思)的照片。又是引来一片侧目,但我下来后,发现好多人也效法我。拍完钟楼,天色渐暗,匆匆坐了车奔小寨,和一位红颜好友见面吃饭,饭店中又被大学生兼职的女招待认为,两位男女朋友是来西安旅游的吧。天啊,我这装束很惹眼吧,我只能假戏地逗这位妹妹,我和我女朋友都是本地人。饭后,送红颜去了趟长安县,她的女同事明天结婚,要送戴的花过去,之前就拿着那花奔着饭馆,也难怪那侍应妹妹误会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