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遗珠  

2007-05-24 21:35:39|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几近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在赴德国留学之前,遗我一串虎眼手链。睹物思人,我自是珍爱有加,亦时常悬置手腕。不料年深日久,某日,其中绳索断裂,虎眼珠迸于四处。事后,于屋将乱珠收罗毕净,亦换新绳,并延人双穿佛头珠,编双蝴蝶结。新链无异于旧,但常置于匣中,倍惜之。

                                                                                              

上者,是我生活中的一樁小事,但以此来推演中国文化亦无不可。恒常论,我邦文化实乃伟大,因其五千年中的文明史未尝断裂缺环,可叹可赞。众人皆知这是我国文化一大幸事,殊不知实乃一大憾事!因其未失去者,非能感到珍惜;异域文化常有断裂,则能使其后人倍感珍重,并能真正体察其文化之实质内涵,而不穿凿附会、应用投机。我国人因其未失,故常有遗弃贱视之举,纵是现阶段不遗余力弘扬之,也无非是别有用心、另有他图。曩者,因dragon在西方文化中有妖魔、邪恶、妖龙蜥蜴之嫌,遂有拟放弃以龙为民族与国家图腾的历史常态,转而另觅其他吉祥物以代之的议题,更有建议北京奥运会入场仪式众运动员皆著汉服深衣。以上诸论均属对自我文化不自信之举,故常举大力弘扬之旗以作遮掩,掩耳盗铃、外强中干而已。倘若我国文化足够盛弘,则能使远夷来服,更何况是感召我国人心的这等小事,自然能使之自觉著汉服,又何须苦口婆心,循循善诱,借此奥运的百年良机伺图广大之。近几月,在清华大学旁听李学勤先生讲授金文时,结识李先生的一位韩国留学生,无论严寒酷暑,该君均著韩服来谒先生,以示尊崇。仅据气温,或有增减内衣,燕地寒风实在难当,也无非于外增一外套而已,其余仍为礴带大袖,无所改易。倘使我国人能穿汉服如这位韩邻穿韩服一般,视之为日常行为或是生命仪式,自然无须杨青先生鼓舌如簧。究其原因,全赖祖宗荫福,我国文化不曾断裂之故。今人没有失去后的珍惜心,没有经历过重寻时的痛苦历程,自然不懂珍惜,也会轻易地把经念歪。更有甚者,不良学者将璀璨文化沦为谋求私利的工具,于天下公器私化成个人掘利图名的利器。一般民众又对先祖的文化产生曲解误读,甚至是庸俗的娱乐化。这般的著汉服深衣,无异于沐猴而冠,为天下后人笑。倘使真是如此,莫若用力扯断绳索,听任虎眼珠四处迸去,散落九州,或明或暗,互映生辉。

真正的历史研究,不是国家提倡、民众欢迎,今工程、明项目的;而是三五同好安静清苦的研究,这种苦更多的是心境之中的。闲暇之余或诗酒唱和,或拍案而起,击节而叹。不是激扬文字,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功成名就,而是怡然自得的自我陶醉。这样的享受才能使文化、学术薪火相传,世代守护着心中常明的那盏文化之灯,这灯在风中或明或暗,有时所仅是蚕豆萤火,但亦能见其性命相守的顽强。学术有时可能不与国祚昌隆相同步,如此这般,才能理解“安贫乐道”、“箪食瓢饮居陋巷,回也不改其乐”之真旨。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