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慌乱之中的那份宁静  

2007-05-19 21:35:5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tevencheung 摄于2007年9月27日 安徽·黄山

知道陈晓旭离世的消息的那天上午,是517日早上。送嘱刻的“纪念谢国桢先生诞辰一百零五周年”印到研究所,一路上晃晃悠悠、闲闲散散地从城铁到地铁,再到单位。看着四周忙碌地人群,我在想此时远在天国的陈晓旭是否也有着这样一份宁静呢。

一位作家用尽一生只完成一部像样的作品,这部作品连同作家都可以镌刻上“经典”,比如曹雪芹之于《红楼梦》,路遥之于《平凡的世界》。倘若意味演员用尽一生只演出了一部像样的戏(他的作品)又该怎样呢?欧阳奋强、陈晓旭都属此类演员。如果欧阳奋强只是因其娃娃脸庞而限制了发展的话,陈晓旭却因为其“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气质。这气质就缘于清高,于慌乱世界中的那份格格不入的宁静。可时过境迁,沧桑巨变,这世界已不需要“经典”,而需要高产,无论是作家、演员、还是学者,一生只一部的宁静已然不在。由此气质之人必然会投入尴尬的境地,正如后来陈晓旭自我总结所言,红楼梦向她打开了一扇门,同时又关上了一扇门。我无法分辨这令人哭笑不得的尴尬境地是好是坏,但陈晓旭的这种气质的确对一专业演员来说是存在的很大的局限,然而,这种局限并非像张克瑶、古月、王伍福、刘劲等塑造国家第一代领导人的特型演员的外型局限,他们演过《开国大典》,还能演《长征》、《八路军》。陈晓旭的局限是来自她的内心,因其当初在试镜中就自言过“我就是林黛玉”。如今,反身在看电视剧《红楼梦》就自言,真不知陈是林耶,林是陈耶,也许她们是三百年后的一次神秘重逢,如陈寅恪之于柳如是,因为他们都有着慌乱之中的那份宁静,安静地抵御着世俗的侵扰。看“艺术人生”的《红楼梦》剧组重聚首时,就觉得“黛玉”在众人的热闹中显得格格不入,仿佛演播厅就是她的潇湘馆,面对大家伙儿均像刘姥姥似的插科打诨,“黛玉”又开始作了,这里借用叶兆言曾经的“文人不清高,还做文人干什么”一句,如果黛玉不作,还做黛玉干什么。只可惜如今“晴雯”早改一雯,“妙玉”已变姬玉,风流总被时尚乱。纵然陈晓旭商海历浪淘金,我也只觉得她是怀着出世的情怀入世,是在慌乱之中以别样的手段追寻那份难得的宁静。处于深山老林而获得的宁静不是真安静,是一种不自信的逃避;不经火之考验如同泥坯遇雨,有如镜花水月似的虚幻。处红尘乱世而有静气者,是真正得大智慧、大自在者,是具菩萨心、持降魔杵。可惜花无百日红,陈晓旭这般的离世,略显慌乱仓促,让我们难免有些遽然悲伤。这悲伤由心底泛出,露出在海面,形成或大或小的白沫,久久不能散去。

果真“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不过去了也好,“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谨以此文献给远在天国的那孤单无依的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