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自己庆生,特发旧文一篇  

2007-05-16 21:36:1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三茅舍,几树梅花,幽泉芳草四处可觅,几丛云,笼着我的小屋。像是倪瓒的山水画,飘着淡淡的远逸。这样的小屋,谁人不爱呢?没有尘世间的纷争,也无名利苦恼,一切都是那样的清净脱俗。闲时与四周的渔翁独钓江雪,船来舶去,竟无鱼儿上钩,往来于青山绿水间,见仁见智地观山阅水,钓鱼只是一种借口罢了。更多地是那种悠然自得的乐趣。花间饮酒也是一种乐趣吧?徘徊于月影、花影的隙缝中,隔着花枝望着月宫,任花影将月影揉碎,然而却无李太白的“举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的苦趣,只有我这一壶酒、一杯月、一树梅花的清趣。风雨故人来的时候,红泥培酒,小炉煮新茶,众人围坐在火炉,呷着清新沁香的雨前,更兼细雨朦胧,幽泉鸣咽,数里外的梵钟阵阵传入耳畔,心中澄静空明。暮春三月,微风习习,吹动了杨柳树;也吹来了燕子,又飞回她去年的家,在茅屋檐下衔泥时,时而敲响门楣,与四周的伐木丁丁声、屋内的敲坪对弈声相应成趣,虽多而不杂。

                                                                                                           高中时期的一篇周记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