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好学生 vs 坏学生  

2007-12-24 17:16:0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半忽梦:前去约旧友密西密西,但谁知竟入一家话剧社,在排演话剧。剧院的空调设施不良,演员和观众均裹衣演观。好似要等某某友,但也勉强坐硬椅瞧戏,但呵气凝冰的空气实在无法使人集中注意力,那戏也竟然有一搭无一搭的看下去。那戏如我的梦无头无尾地演,但等人的光景竟然比我预想的要大,直至散场,快要散场时,我也竟然把戏看懂了。是说,一位面容姣好的女教师,为了挽救班级的差等生,做出种种感人至深的事迹,以致精神感化所谓“坏学生”集团,但后因积劳成疾,猝逝于三尺讲台上。

夜阑梦醒,不复再寐,梦中戏剧演员的油彩、身段、表情,也残缺地历历在目,但不可尽殊笔端。拥被枕上,暗笑怎么能做出这么古怪的梦,太主旋律了。无由的,也自我揣度,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好学生。这无根的揣度都源自,数月前一位高中女同学,说我是爱学习的孩子,是好学生。我头回听见这样的评价,直让我纳闷,我怎么是好学生呢。最让我纳闷的是,怎么爱学习和好学生挂上钩呢。于是,我在我不怎么富庶的记忆库里搜寻我到底是不是好学生。

经过一番的瞎折腾,我才发觉,那位美丽的女同学真是抬举我了。我这样的德行这么能算好学生呢?好学生得算成绩优良、尊敬师长,甚至是对老师的话言听计从、耳提面命,当然“杰出”的好学生能做到对师长的蠢蠢教导做到阳奉阴违,可我好似连简单的按招式的武功的学不会,更甭提那阴阳大挪移的上乘武功了。“三好学生”是好学生群中的模范,可我在中学阶段终始未与之沾边。三好学生,凭得是五讲四美,但我自幼喜欢独讲专美。正如我上文说,幼儿园是洗礼之始,而中学阶段就应该有带有成人仪式的割礼了。然而,因为我所幸用各种诡计逃脱了受礼,至今我的包皮还在,尚未有包皮垢或者其他有害病菌的存在。当然,我一位挚友却是另外一种情况,他的包皮是其曾作为军医上过越战的乃翁亲自主刀,不存在社会性质,是一种家庭团结和温情。因为我没有受洗,所以我尚未皈依,也就在学校范围内不遵从某种特定的纪律。譬如因为考试而看书,我只知道因为喜欢而看书,当然因此有些课的成绩不好,甚至在非安全线内。为此,我,或者我们,曾经能想起或使用一个中学生所能想出来的各种小cheating、trick。为此,我也在班级中做过各种“专座”,坐最后一排是,“四大天王”,合着四角并称为“八大金刚”,我似乎也都忝列在内。我后来还有幸成为任课老师的秘书(搬个小桌在讲台旁),或者是肋协菩萨(一上课就点卯般的站在黑板两侧,站在另外一位仁兄,我的同行现在已云游四方,不知踪迹)。一开始,我好像还没这般的荣光,只在天王、金刚等中级职称内打转,自从高一下半学期,换了位白白胖胖慈眉善目的化学婆婆,才让我晋升为菩萨副高职称。我得感谢她老人家,不但提我职称,还促使我坚定地早早地就决心投入文科的魔窟,虽说学文科的男生都是二等残废,但要好过天天做站经和尚啊。要知道,我当时文科成绩尚可,理科成绩也不错,物理在上学期末还能到80至90之间,数学更不用说了,自我高三转投艺术考生不学数学后,偶尔玩票的考一次还能比一般学习者略高。当然,在大学时,高数挂科又是另外一回事,谁让那些排课老师用疑似白痴的脑子把高数都排到晚上,还一下三节,下午拼完篮球后,晚上自当是小炒啤酒一下,哪还有闲心上什么高数啊。我得感谢那位化学白发魔婆的横空出世,将我度化到文科之列,不至于像周国平先生因为文理都好以致选科左右摇摆,乃至骑墙地选了不打粮食的哲学门。我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我没有任何怀疑周先生道德文章之意。只是站在学生就业的高度上,暗自揣度一下。学哲学的毕业不怎么好找工作,当然学马列哲学的不在讨论范围之内,仅以学康德、叔本华哲学为例,而我所学的专业,在因高校扩招就业压力的大背景下,异军突起略有砥柱中流之态。(因某些原因,此处隐去具体专业名称)且不论就业后工资如何,至少我就没有人模狗样地穿着廉价的西服到人才招聘会上,两次在高校毕业时,我们都以在宿舍睡大觉的姿态迎接着找工作——这一毕业生同学在高校最后一年最为光荣而神圣的程序。走键盘至此,我小小惭愧一下,在大四毕业那年,因为涉世未深,偷偷地和舍友去了趟位于X市南郊的招聘会,进门未五分钟,就被一股近乎狮虎山的气味推了出来,开始坐在马路牙子上垂涎于过往求职女同学的美色。我希望这一有一个小小的注脚,迫于就业压力,来求职的善良的女同学往往都会薄施粉黛,衣着庄重下又稍稍透出点淫逸的味道。

又跑题了,还是回到我高中转科,哦,不是班上“专座”的事吧。专座的事,在我进入文科班,男生少的如千亩地中的独苗的情况下又发生了一次。“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只是一次上自习课时,我与我们习过“乾坤大挪移”的班长(姓名XX,女)进行理论,她说我上自习说话,我说没有。在我的字典里,我只不过是和我们这位亲爱的班长进行了友好而有建设性的磋商,但在他们的字典里,却认为我不服管教。我哪里敢不服管教啊,事实上在自习课我哪里有时间说话啊,只顾看着隔排心仪的女孩。“遥遥相河对,脉脉不得语”(语出我当年的情诗,只是没能寄出去,只是采撷了杜工部大人的“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一句曾寄赠丽人),要够得上,我一定会说话,可这会隔了排人,哪里能“夜半无人私语时”啊。我得有我发言的权利,但有奋斗就得有牺牲,这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结果,我们班主任就把我调至第一排,在口沫和粉尘的眷顾下让我感受春风润物的细致和耐心。好在我幼功打的扎实,这点风雨也只不过是“风雨不动安如山”,刚好凑巧可以能近距离观看我们历史W老师的美貌,对我来说,真是福兮祸兮。W老师的美貌差可比拟当初高一时带几何的Y老师,要不怎么我数学学的好呢,尤其是她带的解析几何。Y老师时常波波动人,但绝不属于胸大无脑型的。我,以及我周围一群极度异常热爱解析几何的同志们,时常向Y老师请教问题。Y老师在答疑解惑时自然能不经意间顾盼生姿、春光旖旎。而与此同时,有着“暴牙苏”美誉的L老师带的平面几何,我就学的不那么好了。现在身陷文科囹圄,有W老师带历史也聊胜于无啊,W老师总归在一群尚有稚气和青涩的女孩堆里有如鹤立鸡群,当然也有一些女孩也悄然绽放了女人花,但只是在夜中,哪里有阳光下的娇艳和妩媚。有好老师,未必有好学生,我的历史学科总是偏科,中国的历史还算清楚,但我总能把一战和二战的史实搞混。这只源于我中毒太深,我对文史的兴趣最早来源于小人书和评书连播,如果那会评书能讲讲全球通史的话,我就能获得W老师的青眼了。后来在文科班的群芳中,虽不能如鱼得水,因我骑墙地做了既不是好学生也不是坏学生;但也不至于冷眼遭际,我好歹还有一两门手艺。但后来在我身上却发生了两件离奇的事件,这两事都不是跟某位或某几位姑娘有关,是跟一个男人,确切地说是一个老男人有关。(我必须,必须,大声喊一下,我不是断臂)一个是收书事件。这位善良的老男人,是我们语文W老师。在文科班讲语文,本身就有点不尴不尬,特别是我们这群准备做文青的秀外慧中的才子才女前。我素有点歪才,还能除过八大金刚、侍从菩萨外,还能再次忝列其内。我们有着如孔夫子一样的信念,“穷则独善其身”,没有想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折腾那位可怜的历史老师。我们只不过上语文课时各抱一本闲书看,其中有文学、武侠、科幻、日本漫画。我们带的风气好啊,就连理科班也开始有读书之风啊,理科班的同学还向我借四大名著看,后来以至于在理科班发展成看故事会就会被嘲笑,甭管连载部头大,但太没有文化了。后来理科班有文化到另我惊讶,我有一本黄色小说,在理科班男生传阅后,至我手发现,里面的错别字都逐一校出。是不是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枪打出头鸟,W老师怎么就偏偏收我的书,也搭着我这书也高级点,图版书《紫砂赏玩》,这书名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可您收就收吧,这书我也是撬开某厂废弃图书馆得的。但您总不至于说出后面的话吧,说我志大才疏,将来只配摆一个小书摊。哟,您可别吓我,我年岁小,哪听得懂您这微言大义的。您是看错我了,我本就是一志小才疏之人,就像《小五义》中徐良虽有“白眉最良”的美誉,但他自己常常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稀松”。我是一志小之人,不敢奢望成名成家,现在也不过是在我国某一高级学术单位,练个摊,攒本书而已。有负你厚望了,惭愧。收书事件过后不久,我又摊上一件离奇的事。这事件难与具名,但与上述那位W老师有关。199X年元旦节前,这位不谙教育心理学的W老师,又补一下午的语文课,讲该死的模拟考试卷子。大假当前,人心思归,当日下午就有许多人未去,我亦从众,回家睡觉了。经过一个漫长的元旦假期,迎接我的却是一个噩耗:班头儿要将我驱除,省做害群之马。我顿时有学林先贤的幼年失学之虞,于是只得学程门立雪,自我罚站,以表其诚。教室不让站,我就站门口,教学楼不让站,我就站操场。然而,蹊跷的是至晨光十时许,天嘉其诚,怜佑于我,送来一个earthquake。余生晚也,未赶上公元1976年7月28日的唐山大地震,只赶上这次四川松潘的余震。两次震波时,我一人就站在空旷的操场上,脚底真实地感受地层错裂的震动,尔后一分钟许,教学楼中的师生顿作群蝗出。如果换一种笔法,如果震级大点,就是,某校因地震众多师生厄难,但当时有一高三男生因个别原因逗留操场幸免于难。不!不……我不能这般地恶毒,那里还有笔砚相亲的同学、师长。震后的下午,学校就宣布放假,满城飞奔测震车,我因旷课被驱一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我因投考艺术类考生,算是在森严的高考制度下暂时掘一个小孔,喘口气,也算是平安地在S中顺利毕业。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