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青年依旧粪  

2006-05-06 21:37:34|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脑中常有这五个字,看似颇像张爱玲的书名同学少年都不贱的意味。去年看九州奇幻系列的小说,那些天驱武士的“铁甲依旧亮”的口号现在仍令我热血沸腾。以此为标题是缘于有位旧友看过我的博客之后,说不是一般的愤,至今我还闹不清她这是褒奖还是指诟,反正听后我挺开心的,我就是这样,将粪进行到底。邓散木号称粪翁,榜其斋厕间楼,又自刻小印“遗臭万年”,“逐臭之夫”,我这不过是东施效颦。刚刚看完一位师兄的二十余万字的小说初稿,是写刚参加几年工作的高校青年教师的生活,略带自传性质的,在文中我也似乎看到我的过去未来。文中蔓延着一股悲凉,这悲凉既不太悲壮又说不上凄怆,像一个凄清而略有阳光希望的一个冬晨。作者冷静而略近乎残酷的自省式的文字,仿佛是笔洗水盂中一团浓重的黑墨,这悲凉如墨,既不高蹈也不沦落,只是略显无所适从的在水中四处飘扬,然而却郁结着难以化开。真如我身边一群育我有着同样文化爱好的青年的生活状态。有好多时候我们也闹不清想干什么,甘愿就这样粪下去,谈文论艺,臧否人物。近来有个目标也略微清晰起来,重建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文化,这题目显得过于庞大,足以压毁我们羸弱的身躯,但我们还是一直以为在那个时候的文人雅士是最具文采风流,既学贯古今又中西合璧,个个出自名门望家,诗酒唱和中真可算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在某种意义上,我非常认同村上春树的观点,“如果你志在追求艺术,追求文学,那么去读一读希腊人的东西好了。因为要诞生真正的艺术,奴隶制度是必不可少的。而古希腊人便是这样:奴隶们耕种,烧饭、划船,而市民们则在地中海的阳光下陶醉于吟诗作赋,埋头于数学解析。所谓艺术便是这么一种玩意儿”。基于此点,我也非常蔑视我还在于内的高校教育,当年画家陈丹青愤出清华时,说现今的高校教育能带来知识,但不能带来文化。

 

    我想此话是不错的。时下高校教育最大的败笔就是高校产业化,把原本应有的精英高等教育蜕变成伪普及教育。提高教师待遇没有错,但产业到近乎妓女般的挺胸扭腰招摇过市也太为不堪了吧,高校教师的文心秀口在盆钵俱满的同时,也逐渐脑满肠肥般地退化,而那些真正的文人雅士却“言师采药去,云深不知处”,大隐隐于朝了。我们不能带有孩子气地将其归罪于一两个高校的执政者,大势所趋,岂独我乎?高校的产业化是随着“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再观望”的商品大流应运而生,像毒瘤般扩散蔓延。我们只能用异样的情怀尊重而蔑视商业,拒绝而接受这一现实。正如我那位兄长在他的小说言道“商业文明事实上是一个很单调的文明,它只是一种野蛮的冲动,也正因其内在的单调,它才竭力追求外表令人目眩的变化。在商品社会里没有几种职业能得到真正的尊敬,当教师被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当护士被称为“白衣天使”时,人们似乎在很不自然地说着一些因过于古老而不可能再感受到其实际内容的名词,尤其是艺术家和思想家,他们必须搞出一点有销路的东西才算成功,真正的艺术价值和思想价值被弃置一旁”……“商业文明是一种很富有侵略性的文明,它不断吞噬异己的价值观,在商品经济独霸世界的当代,昔日曾激动人心的国家观念、民族意识、宗教信仰、伦理道德被吸榨成空洞的虚壳,它们不再能得到人们的真正敬畏。除非作为利润冲动的借口,它们无法参与到世界历史的进程中来,它们已丧失独立影响历史发展的力量。它们昔日在大众社会生活中所建立的神圣性已被商业文明摧毁。从这个角度来看商业文明推动了全球化的进程,但商业文明的本性妨碍了全球化的最终完成”。在逐渐密不透风的商网中,使我在一段时间内甚至偏好地下艺术;然而我的一位好友警惕地评介,说“地下”只不过是一种途径,最终还是要走回地上。我想应该没错,正如我前篇的一个blog中也说过,主流不是错,可现在的主流大多恶俗,这也成为我们之所以愤下去的原因。看不到好电影,听不到好音乐,读不到好小说,难道不应该愤么?我们的态度是既不左也不右,既不丛众也不异常地排斥大众,标新立异;就像我从不使用“个性”这个字眼,这本来就是相对“众性”而来的,标榜个性恰好就是无甚思想和品味的代名词,是用来隐藏自己的不安与局促,是一种胆怯。相反我更多提及的是“个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既融于大众又不同于众生,是自由主义的号角和旗帜。我常对我一位研究女性文学的朋友说,女权、女性文学都是男权社会的产物,提的程度越大就是从另一个方面承认着男权社会,不管你有意识与否。她吐我一口口水,因为我惹了她的“上帝”,上帝创造了世界,但上帝又是谁创造的,看过电影“the Truman Show”都会有世界在真实与虚无中的感觉。说到电影,就会想到陈叔叔的那部极不入流的商业电影《无极》来,在这个层面上,我更尊重和热爱冯小刚的那些所谓贺岁片,是用商业外衣包裹下的伪商业的电影。中国出不了Luc Besson,可能也出不了Steven Spielberg。在我酝酿这篇文字的当天,正好听到“脑浊”乐队的“我们绝不妥协”,尽管不甚喜欢国内摇滚,觉得都是伪摇滚,没有摇滚的精神,但在这首后朋克风格的歌中,温柔而又坚决地述说,我们绝不妥协。

                                                                                  写于200654日青年节和几个不着调的青年酒后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