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even 心靈的墳場&育嬰堂

寂寞富贵花 仓促寒士泪

 
 
 

日志

 
 

再拿电视说一事儿  

2006-04-16 21:38:01|  分类: 娱乐之愚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在是对不住各位,还得拿电视当个药引说一事儿。谢娜自打进了恶贯满盈的胡卫后,就更变本加厉地装疯买傻,挺纳闷当初刘烨怎么就看上她了,幸好掰了(我在写这东西的时候,听说又好了,晕)刘烨还算是我欣赏的为数不多的几位中国男演员之一,最近才看完他的《血色浪漫》,好像许多人都看过此剧,一眨眼,许多聊天室内满是“钟跃民”的大号。刘烨演的那位真不着调到深入人心,有一集是说到他想要的女朋友的类型是即便是两人一起扯棍要饭,还能笑容满面,心花怒放的;原话不记得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这句挺深入我心的。

 

许多年前比琼奶奶还爱附庸风雅的女人曾经写过一阙《我侬词》,“尔侬我侬,忒杀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尔,塑一个我。将咱俩个一齐打破,用手调和,再捻一个你,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尔,尔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廓”。虽然管夫人也还能画竹写字,是也还算是略有风采的亡宋宗室赵孟俯的老婆,可这词也忒恶俗了点吧。这个酸麻劲真让我掩鼻而逃。后来不知怎地,让国外友人淘换到了,就改变成了电影人鬼情未了中一个桥段;再后来那位琼奶奶又把这个出口转内销的垃圾货拣起来翻来覆去的吟来唱去。要不怎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呢。

 

要我说,恋人双方应该是异常亲密的两个单独个体,在不同的领域中各干各事儿,互不干扰。舒婷的《致橡树》给我们一个垂范,可最近再看那诗,怎么有点道貌岸然,像个劳模,有点近如汉末清流的士大夫,清正刚劲,但又古怪的不近人情。我不想高耸入云,亦不想伟大、英勇、壮硕这类字眼装点门面。我想我应该是河畔歪歪依依的垂柳,管他斜枝枯藤,就这么自顾自地长着。自然不敢像橡树那般“铜枝铁干”、“伟岸身躯”,能赚得动银钱;而我的爱侣也最好是株杨树,不要笔直的躯干相夫教子,也不要娇艳妩媚的海棠春睡,而是在每年的三、四月间杨花漫舞,飞上柳枝,此时此景,惟有苏东坡《水龙吟》写得极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我一直怀念当年独自一人坐在黑黢黢的电影院中边吃苹果边看电影的小姑娘,可如今她曾常去的光明电影院已经拆了,改成了繁华无尽的中大国际……“当年宫女满春殿,只今惟有鹧鸪飞”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